《光》:为失明的你朗读一段电影

  • 编辑时间: 2020-06-10
  • 浏览量: 422
  • 作者:

《光》:为失明的你朗读一段电影

  毫无疑问,我们充分拥有享受电影的自由。唯一需要注意的是趁早划位,以免失去观影的有利位置。因此,我们或许很少想到,某些观众往往被迫坐在第一排,只因为轮椅席通常设在这块最难卖的区域。既然这些身障人士的观影需求已经如此容易受到忽视,人们又怎幺会考虑过:视障者该如何观赏电影呢?

  但本届台北电影节的参展片,《光》,正是献给这些失去光明的人们。

  片中主角美佐子的职业是替电影配音。而这种配音并非用于填上对白,却是专门为视障人士讲解影像内容。美佐子必须以準确的字句说明场景的布置、角色的动作甚至风景的细节,好让视障人士能够了解电影的进行,并且进一步想像出银幕上的画面。但在一次工作中,美佐子遇见了半盲的摄影师雅哉,没想到竟饱受前来试听的雅哉批评。美佐子在不服气的同时,也尝试了解雅哉的想法,不知不觉走近了雅哉的生活。此时的雅哉则由于失去视力,不得不放弃摄影的梦想,正陷入绝望的境地。在一片黑暗之中,美佐子的到来却意外带来一丝光芒⋯⋯

《光》:为失明的你朗读一段电影

  倘若一般电影不曾顾及视障人士的需要,那幺这部《光》则反过来剥夺了普通观众的感官经验,彷彿要让常人也体会到丧失感官能力的苦果。例如在电影的前半部,我们始终无法亲眼看到美佐子正在配音的那部影片,仅能偶尔瞥见一闪而过的零星片段,正如雅哉半盲的视野中闪过的碎片光影。而电影镜头也不时进入雅哉的视野,使画面的大半部分蒙上一层阴翳,遮蔽了观众的目光。

  有趣的是,在一个过肩镜头中,镜头画面也被角色的背部遮住大半,从而营造出类似于雅哉的半盲视野。过肩镜头的手法本是用以表明角色正注视着前方的事物,并且将观众安置于角色的视角,与角色共享相同的观点。讽刺的是,导演却巧妙利用过肩镜头挡住观众的视线,使得观众反而看不清角色究竟望见了什幺。在这些运镜安排之下,观众不得不失去清晰的视力,不由得羡慕起能够一览场景全貌的那些角色。

《光》:为失明的你朗读一段电影

  不过,一个视障者的感官能力其实反倒比视力正常的普通人来得敏感许多。毕竟,在一个人失去视觉之后,生活必须仰赖的其他感官自然会得到更多的开发。除了耳朵听觉成为资讯的主要来源之外,触觉经验无疑也是视障人士接触外界的重要管道。电影中的雅哉正是透过双手代替眼睛感受事物的外观,以触感辨认胡椒罐与酱油瓶的不同。最后也透过手掌细心抚摸佐美子的脸,加以勾勒出情人的样貌。

  比起悉心触摸世界的雅哉,座位上的观众反倒显得像是残废;毕竟电影的观赏主要仰赖视觉,触觉经验自然得受到牺牲。在电影裏头,佐美子也向我们暗示了这点。佐美子说自己总是试图向前追寻夕阳,希望能够走到触手可及的地步,但这种梦想终究只是徒劳。至于佐美子的工作瓶颈正在于无法成功描述一部影片结尾处的夕阳景象,难以将落日余晖的风景形诸语言。不过,这个无法成功到达的夕阳毋宁也象徵了观众的处境:观众永远只能隔着一段距离观看电影,始终无法伸手触及远处的大银幕。

  而正如这部电影频频要求观众同理视障者的感受,片中的佐美子同样必须尝试理解雅哉眼中的世界,如此才有机会达到雅哉满意的配音成果。然而,在一次观赏落日的场景中,终于放弃摄影的雅哉愤而把视为生命的相机扔到山谷中,不禁使得一旁的佐美子也深受震惊。不知所措的佐美子这时只能转过脸,紧紧吻住雅哉。但与其说这个接吻的场景是浪漫的,不如说是残酷而悲哀的,一如背景音乐响起的不和谐音。佐美子藉由接吻趁机闭上了双眼,因为她拒绝观看那幅自己无法描述的落日景象;并且正是因为佐美子无法成功描述眼前的夕阳,她才选择用沉默的深吻逃避开口说话。

《光》:为失明的你朗读一段电影

  然而,经过漫长的尝试之后,视觉与语言终于在电影的结尾处取得一致。面对始终无法成功形容的落日,佐美子最终找到了一个简洁的句子完成描述:「那裏有光。」这个句子无疑引用了《圣经》〈创世纪〉的第一句话:「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在基督教文化中,神所使用的语言具有无上的力量,单凭祂口中的话语就足以创造整个世界。对于这种神圣语言来说,「词」本身即是「物」,而说话则无异于创造。因此,一旦说出「光」这个字,便等同于当场创造出一道光芒。

  藉由这种创造性的话语,佐美子的配音不再只是影像的失败附庸,反而成为了落日光芒的泉源。进一步地说,由于电影本身即是一种光的媒介,因此这句旁白无疑也成功地捕捉并再造了电影银幕发出的萤光。落日余晖的光芒、电影银幕的萤光、佐美子的话语──三者透过创世的语言合为一体。如此,这部电影的结局竟呈现出创世的气象。

  既然视觉媒介与语言媒介终于协调一致,跨媒介的沟通阻碍也将从此消除,而视觉的障碍今后再也无法阻止两人的互相理解。于是,在听到佐美子的最后配音时,座位上的雅哉不禁热泪盈眶。如果观众也在这时感动落泪,他会发现自己也进入了视障者的朦胧视野,因为此时泪水已经模糊了视线。

  虽然听起来有点过度感伤,不过对我来说,这部电影的结尾确实很美。

电影资讯

《光》(Radiance)-河濑直美,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