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美男炎亚纶的真心话大冒险

  • 编辑时间: 2020-08-01
  • 浏览量: 444
  • 作者:
花美男炎亚纶的真心话大冒险

拍摄通告安排在晚间9点,我们笑称这是大夜班拍摄。请炎亚纶随便聊,他应了一声好,视线马上看向旁边经纪人的方向:「你脸怎幺这幺绿?」全场爆出大笑。自己的言论对媒体和舆论的影响,以及经纪人必须承受的压力,炎亚纶对这一切心知肚明。我们问他,从飞轮海单飞这几年一路走来,在网友心中由黑转红,从人见人骂,到今天得到「炎P」「炎神」称号,炎教授自己怎幺看?炎亚纶耸耸肩,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变化。「 如果你是指对网路上的舆论或者酸民,我是真的完全没感觉了。」

几年前开始,先是槓上柯市长的台大医院、曝光飞轮海成员们私下的关係、「下雨引发地震说」、公开发言抵制三立电视,以及力挺婚姻平权等等,炎亚纶从飞轮海单飞之后并不安静,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以立场鲜明的言论攻占新闻版面。一路走来,他的腰桿始终挺直,外界给了他「自走炮」的称号。从被网民一面倒地严厉攻击,到下雨地震说被逆转性平反;从被讪笑到被敬佩,炎亚纶现在彷彿成了「网路良心」的代名词。炎亚纶说,重点是他想传达的讯息有没有击中目标,至于外界怎幺看,就随他们去吧!

在「地质学权威」「婚姻平权斗士」和「气象学先知」之前  

炎亚纶讲起话来口齿清晰,不疾不徐,条理明确,几乎没有废字。常形容访问一个人打出来的逐字稿可以直接送印,差不多是这种情况,与他早期偶像气息稍重的形象有段差距。炎亚纶的公众形象从偶像开始质变,大家最记得的,就是2015年初他在脸书公开批评柯文哲;不到一个月后,就是「下雨引发地震说」。无论愿不愿意,这两件事都让他一战成名,也是将他彻底地致之死地于后生的关键。

「 我也曾经觉得是世界末日,大概在柯P事件的时候吧。当时完全没有预料到有这幺多柯粉,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没有想过这个反扑的力量这幺汹涌。」

看到网路上排山倒海的留言和攻击,炎亚纶坦言,开始真的觉得自己从此完蛋了。家里躲了几天,后来试着出门去健身房运动、看电影,发现情况不如想像中严重。「大家都如常地过生活,对我来说天大的事,在一般人的生活里,也没有这幺重要。没人过来指着我的脸破口大骂。不是说我做的没错,而是网路上攻击的语言与现实生活中是有段差距的,渐渐就没有那幺害怕了。」我们请炎亚纶拿着乌鸦和骷髅头拍照。因为明明可以选条简单的路走,和其他人一样,好好当个偶像,表现出爱护粉丝、形象优良的光明面就很OK,他偏偏喜欢当乌鸦,拣别人不爱听的来说。「有啦,一路上我也在检讨自己的说话方式。你可以对事件有感,但你要深入去了解和研究之后才能说。」他不认为自己是乌鸦,因为清楚知道讲话的立基点在哪里,就不害怕讲错话,或开口之后,还得去弭平反对的声音,「因为我说的话都不是为了自己而说的。」

他为自己说的话,溅起的水花没有比较小。包括公开承认飞轮海的团员们私底下不是朋友,让无数粉丝的复合梦碎。炎亚纶说,他只是不想再假装彼此还是有联络的好朋友罢了,把不是的事情坦白说出来,远比谎言被揭穿来得轻鬆。他觉得大众的心态很有趣,不希望自己被骗,又一直活在美好的谎言里。「我要引述柯P的一句话:『当一个人说真话被当成英雄的时候,这个社会就是出了问题。』」

说不中听的话 做自己认为对的事  

聊没几句,炎亚纶直接跳进他之前对台湾影视产业的批评:「我看到访纲上有提到。」举起手上的纸,才发现他一直把访纲握在手上,早就有备而来。2016年底,炎亚纶公开在脸书上发文批判或检讨主流电视产业,引发舆论譁然,甚至被视为「自杀式」攻击。很多人好奇,他有没有考虑过可能的后果?「我并不是冲动发言。」明白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会引发的后续效应,「就是知道能够造成多少影响才说,后果如何,我很清楚。」

炎亚纶前阵子拍了大陆电视剧《一路繁花相送》。对岸热钱正多,投资在每个製作环节上的预算不手软,让他羡慕和佩服的同时,还有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气。20年前的台湾也曾经有过繁花一片的娱乐荣景,如今荣景不再,市场变小,製作单位的胆子也愈来愈小,资源不足、薪水过低加上超长工时,导致有创意的人才严重外流,不断恶性循环,只让环境每况愈下。「台湾现在缺乏的就是勇气,郭台铭也说过:『景气愈不好的时候,愈要投资。』娱乐圈本身就是要花钱的,不管是场景、布景、动画特效、服装或者剧本,每个小细节都是钱。」

拍戏拍了10年,身为产业第一线的演员,看到台湾的戏剧工业正在快速退步,甚至恶化中,电视剧没有审慎的前製和后製,甚至戏剧的灵魂─剧本从缺是家常便饭,演员们常见的片场笑话:开拍前1分钟才拿到剧本的情况,的确就在他眼前真实上演过。炎亚纶说,外界有些人误解,直指他不与电视台沟通就直接开炮的做法太粗糙,其实不然,在此之前,能够做的沟通和想的办法,包括与高层开会都不只一次,经过多次讨论,却仍看不到有改进的做法与诚意,在保证与承诺连续跳票之后,炎亚纶才终于忍无可忍。「我是带着愧疚衍生出来的责任感,怎幺可以给支持我的人看这样的戏?对台湾观众来说,只能看这样的作品,真的很惭愧,太不公平了!当下刚好拍完他们的戏,收视率也不错,是一个对的时间点,如果连我都不敢说,大概也没有人敢说了。」

做自己之前 先学会不做自己  

丢出震撼弹之后,的确收到了一些回击,但他都无所谓。「很多人愿意留下来演戏,真的是因为爱台湾。而我们因为爱台湾放掉其他的机会和邀约,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环境和品质,对演员来说是很难受的。」许多业界的工作人员,以及八竿子打不着关係的演员们事后私下联络他,或传讯息来鼓励他,跟他说:「谢谢你帮我们讲话」。他认为:「应该要庆幸,现在有人愿意讲出来,当所有人都沈默的时候,那就是全盘皆输。」炎亚纶从国高中开始,就是这种有话就说的个性,只在刚出道的前两、三年,因为想让大家喜欢,过了一段什幺都好的温顺时期。「那段时间压抑了很多自己的个性,我才发现自己其实没办法做乖宝宝。」不过他也认为,人都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控制,知道哪些情况无法接受,或没办法说服自己去做,再慢慢调整成最舒服的状态。「现在的年轻人都很讲求做自己,但在做自己之前,你要先学会不做自己。」

花美男炎亚纶的真心话大冒险

我喜欢人性,我觉得人是有温度的,人不是都长得一样,所以不要去框架任何人,也不要让任何人来框架你。

花美男炎亚纶的真心话大冒险

应该要庆幸,现在有人愿意讲出来,当所有人都沉默的时候,那就是全盘皆输。

从偶像团体一路走到现在,身为偶像,炎亚纶也希望扭转台湾习惯把偶像汙名化的想法。「社会是需要偶像的,他们带给大家希望。偶像不一定是最好的演员和歌手,但他们对娱乐产业是有帮助的,也会带给粉丝正面的影响。」他以刘德华为例,从偶像一路走到影帝,但台湾缺乏新人训练的资源和环境,年轻人怀抱梦想进入演艺圈,什幺也不会就被扔去演戏,被骂个狗血淋头,挫折之下就退出演艺圈了。「这样循环下去,我们就不会有接替的下一代。看着15年前出道的天王天后都还在神坛上,却苦无接班人,香港与台湾正在面临一样的人才断层危机。」

30岁以后的艺界人生  

去年11月才刚过31岁生日,炎亚纶说他很期待30岁以后的生活。想写剧本,想演个类似《地心引力》中珊卓.布拉克的独角戏角色,他的新戏2月就要开拍,今年预计去美国上课学编剧和导演,最近还想报名演员凯文.史贝西的网路戏剧课程。「连演戏都可以去网路上课,在这个资讯爆炸的时代,人有各种方式去完成梦想,最重要的是,不要让任何人阻止你接近自己的梦想。」他开玩笑说,现在的愿望很卑微:只要能够拿到一个完整的剧本就好。观察炎亚纶是件有趣的事,他说自己的个性易感,最近看《乐来越爱你》和《最美丽的安排》都哭得唏哩哗啦,因为太喜欢,他整个晚上的口哨声都是《乐来越爱你》的音乐。曾跟他一起拍片的朋友说他真诚直率,该兇粉丝的时候也绝不客气。拍摄当晚,他对工作人员的细心同样展现在小细节里,诸如顺手开门;出声提醒外套掉在地上,上面可能沾了一些头髮。简单几句话,自在地像个朋友。从开拍到结束访问收工的凌晨3点,炎亚纶全程神采奕奕,对所有的拍摄要求和调整来者不拒,自始至终,脸上没有露出疲态或不耐烦的神情。当个「炎P」要付出多少代价我们或许不清楚,但眼前这个在冷天中工作到深夜,只穿着简单白T和牛仔裤的大男孩,示範了当个偶像艺人其实有很多种生存方法,选择活得有包袱,或者换个想法,当包袱被转化为正向话语权,产生的力量可以有多大。

花美男炎亚纶的真心话大冒险

毛料双排釦大衣;麂皮踝靴,都是Burberry。黑色西上装;拼接立领黑色衬衫,都是Dolce & Gabbana。Dunhill黑色西裤。左页:深蓝色成套西装;双排釦背心;摺饰白衬衫,都是Dunhill。Prada黑色领结。

P R O F I L E> 本名:炎亚纶 > 英文名:Aaron> 生日:1985/11/20 >偶像:柯比.布莱恩> 最喜欢的演员:李奥纳多.狄卡皮欧、威尔.史密斯> 喜欢的小说家:金庸,整套小说平均看了3、4次> 作品:电视剧《终极一班》《终极一家》《霹雳MIT》《给爱丽丝的奇蹟》《就是要你爱上我》《爱上两个我》《后菜鸟的灿烂时代》《一路繁花相送》> 唱片《纪念日》《Drama》《Cut》